幣圈大佬:部分被邊控,部分「東遊記」

作者:Carol 时间:2019-03-29 17:38:03 標籤: 分類:

作者 | 人大相食

中國的幣圈正面臨一場戲劇性的改變。

大佬們滿口歷史與哲學所護航的區塊鏈,還未顛覆其他行業,自己的棲息地卻已被最先顛覆。

幣圈裏的旗手們已然先後「轉移」到了國外——一如幣安創始人趙長鵬、幣圈一姐何一、薛蠻子、寶二爺等。

而最佳目的地,是日本。

與此同時,一則有關已有數十位幣圈人士被邊控的消息,開始在圈內人士間流傳。

01 被邊控的大佬們

這兩天,「三點鐘無眠區塊鏈群」火爆朋友圈的同時,對韭菜堂而皇之的收割,已經到達不忍直視的境地——隨意列舉兩例:

近有蔡文勝加持美鏈(後來強行撇清關係),開盤暴漲4000%一舉突破千億市值;

遠有90後霸道總裁孫宇晨借波場幣TRX瘋狂收割20億,即使幣價下跌84%之後市值仍高達169億。

不包裝出個前沿ICO,輕鬆把信仰當工具販賣幾個億,你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混幣圈的。

財富自由似乎唾手可得,但顯而易見的是,他們不創造價值,他們只是財富的搬運工——眼花繚亂的手法之下,將財富從韭菜的兜里,搬到自己的兜里。

而且這種搬運的速度,大大超出一般的金融手段,畢竟幣圈一日股市一年嘛。

早在去年9月4日《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》之後,便有紙媒報道,三大比特幣交易所(比特幣中國、OKCoin、火幣網)高管疑被邊控,且不得離京。

現今,各色ICO打着區塊鏈改變人類社會的宏願、變本加厲的收割韭菜之際,筆者則從不同渠道獲悉,又有數十位幣圈大佬被邊控。

邊控即限制出境,它是為防止涉案人員借出境逃避法律責任,給境內的國家、集體或個人財產等帶來重大損失。

如是背景之下,一些幸未被邊控的幣圈中人,或早或晚的倉皇奔向了海外。

02 大佬出海

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與李笑來燭光晚餐之後,跑步入場ICO薛蠻子。微博定位顯示,其身在日本京都。

那薛蠻子去日本京東,又是忙啥事業呢?

2月24日,薛蠻子又在「三點鐘火星財經學習成長社群」提及將發行蠻子幣,表示要把其蠻子民宿做成寶貴的分佈式AirBnb。

這個蠻子民宿地點就在日本京都,據說四個月已經購置100套民宿,新目標是200套,要進軍大阪和東京。這架勢,看起來是要常駐日本了。

下一個常駐日本的,是幣安創始人趙長鵬——薛蠻子還去參觀過他的辦公地點。

趙長鵬說來來也是一號人物,2014年賣掉在上海的房子,全倉投入比特幣。2017年創立幣安,僅僅六個月就憑藉幣安的成功登上了《福布斯》封面。

目前,趙長鵬將團隊和服務器轉移到海外的十幾個國家,他表示:不想把團隊放在某一個國家,因為未來各國對虛擬貨幣的監管有着很大的不確定性。

雖然狡兔三窟據點無數,但實際上,日本似乎是趙長鵬最鍾愛的辦公地點。原因我後面會說到。

出海的,還有加盟幣安的幣圈一姐何一。

還有愛拍短視頻的寶二爺。

還有剛剛在東京買房的Dfund創始人趙東。

除了寶二爺,知名的幣圈大佬為什麼紛紛選擇日本?

03 幣圈新聖地日本

在日本,比特幣不僅存在於交易所,還廣泛的應用於生活中(承擔了法幣一部分支付結算的功能)。

日本互聯網巨頭GMO將從2018年2月起,用比特幣支付其超過4700名員工的部分工資。

日本最大消費電子產品零售商山田電機(Yamada Denki)宣佈自1月27日起開始率先在兩家直營門店試行比特幣支付。

日本屈指可數的大型綜合購物中心BIC CAMERA在2017年7月宣佈在全國40家門店推出比特幣支付。

以上情形,得益於日本政府的開放態度。

2017年4月1日,日本修改支付服務法案,承認比特幣是一種可作為支付方式的資產。2017年7月,比特幣8%的消費稅正式取消。2017年9月,日本金融廳給BitFlyer等機構頒發交易所執照_而同期,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國中國,取締了三大比特幣交易所。

可想而知,開放的環境以及較近的地理位置,讓日本迅速承接中國混不下去的幣圈勢力,成為比特幣新的聖地。

Coinhills數據,截止2018.2.25 12:33最近24小時,各國比特幣交易量中,日本佔59.49%,美國佔24.74%,其他國家佔15.77%。日本野村證券研究員認為,比特幣在日本的紅火,將為GDP貢獻0.3%的增長(2016年GDP全年增速才1.28%)。

段子手說三亞被邊控的大佬搞到高潮我不信;但要說日本被幣圈搞的高潮我信了,畢竟他們是行家。但高潮之後,又會如何?

也許終極答案,只能在精通歷史和哲學的三點鐘區塊鏈群里找到。

來源:阿爾法工場

原標題:幣圈大佬:部分被邊控,部分「東遊記」

最新更新時間:02/26 13:43


本文來源:http://www.jiemian.com/article/1955773.html